也许吧

英文中把千载难逢叫做once in a blue moon,难得一见的蓝色月亮。有时为中文感到不甘,千载难逢这个词实在太美了。以前看蒙克的画,心里总是莫名的安静,虽然他的画作后期偏向夸张的表现主义(expressionism),黑白的版画,维多利亚时代的卧病在床式样的画作,当时颇为流行,有黛玉葬花之感,生了痨病,只能卧病在床,是当时的绝症,因此请熟练的画者前来临摹最后的姿样,是最好的写真练习材料,没有什么比生病更适合静止的事,仿佛早已死了。“生命在于运动。”每次初中体育课都看到的标题。“生命在于静止。”一阵大笑。蒙克曾写信给朋友说“大家不能理解我的画作,但我必须忠于我自己,喝醉后,我看到的酒杯,是扭曲的,我因此画的扭曲的酒杯,我无法背叛我自己的感觉。我必须画出我自己的感觉。”

我有段时间在武汉的街头穿行,从东湖到江夏,我喜欢哪种自由的感觉,带上相机,后来才发现,照相,是另一种生活,没有了它,我就没有了意义。看新闻英国退欧,进行到第三次meaningful vote,仍是失败,不禁觉得有时候世界就是那么自由,什么都可以存在,也许我们只能接受,微笑,也许也不一定要接受。

曾经总是说,想要meaningful的生活,后来觉得,似乎没有什么意义,也许,这也是一种意义吧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