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一定记得,我写在纸上的那句“Je t’amie”,或不记得。夏日的晚风吹过耳边的时候,我站在匆忙的街衢上,等待着。寂然的湖边,飘拂的柳叶,湖面上夕阳温柔的倒影,生命也像无尽的等待,回眸中,一句“在看一次?这夕阳。” 这么久,好像也看不太厌。

夜幕下的远方,高速公路上的车灯照亮着公路,来来往往,黑暗里的灯光线,像火柴划过的印记,也许太黯淡,照不太亮沉寂的夜空。也似无名的爱温暖不了黑暗中里寂静的角落。

远方的楼梯,粉笔灰在墙上写着不知道的电话号码,红色防坠的铁丝网,把下午的阳光切割成碎片,留下斑驳的,灰色的阴影。楼下面是绿色的田地,我站在,阳光照不到的角落。

从此无人的夜里,我睡不着也醒不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