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的夜光

电影中,来自美国丹佛的邮递员去巴黎度假,已然五十有余,独有一条小狗相伴,“麻烦请问有餐馆推荐吗”当地人友善的推荐了家中餐馆,走过巴黎熙攘的公园,深夏的巴黎像梵高的向日癸,炽烈,清然,“我独身一人,却在这个时刻,突然觉得,我爱你,巴黎。“她反不像五十岁,像二十岁。最深爱的一刻。人老了,心为身缚,成了时间的俘虏。”我现在二十岁。“一位老人说,”身体是我的牢房。“

王摩诘有诗云“语笑且为乐,吾将达此生。”无人的时候,一个人看书,看到同感之处也不禁微笑,那么容易满足,有些不敢相信。重读红楼梦时,总被香菱的达观感动,为学诗而借书学习,算浪漫的人生,谁又能说中国人不懂浪漫,虽算最痛切的一种,浪漫给自己看。

“你是否觉得我们可以教人去爱?” 许久的沉默“不能”一位母亲回答。“也许我们只能让人习惯于某种联系,但不能教他去爱。爱就是爱,当然他永远都是我的儿子,但我不能教他去爱。”是美国公共广播的采访。听后总觉得很寂然,也似这拉长的沉默一般。

这世界总有阳光照不到的角落,许多个夜晚,夜光照进窗来,想,这世界上的误会这样多,实在是懒得去解释,也许不过意的事情立刻就该说出来,不然只是徒然伤情。

偶然看到“网络消失(Ghosting)”指觉得不合适但不说,只是沉默不做声,这当然是网络时代的新现象。或许觉得连说”我们不合适“的必要都没有?爱情当然没有那么容易,不过在礼仪缺乏的时代,许多不必要的自痛,也许可以免了,算是预防针。真正爱的人总不会不联系太容易失去联系,爱与不爱,也不是这么快,转瞬之间,总是早已有了底。也许生命里的相遇只是数学上两条直线的交点,再想起,也当然是最美最特别的点。

“喜欢看你微笑时候的样子”曾有人对我说。

“老了就是精力不及以前了。”奶奶说着也微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