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经的夜

I was so sad to walk along with you. Because I was so eger to be with you.

我又去了那条街,曾陪你去检测身体。盛夏的午后,我让你擦了防晒霜。你去检测HIV,工作人员很淡然。疾控正在装修,走廊全白,地上堆着施工残渣,精致的废墟。

“别看着我,不然别人以为我们发生了……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那天很激动…

可能因为那个中年检测员用斜眼看着我们。

你倒是没有生气,反而安慰似的,对我微笑,似乎也无可奈何。

后来再想起,心里都很难过,算bitersweet。

流了很多汗。“不能检测”中年女性张口说,我陪你另去了一家医院。

路经一家水果店。“你如果开家水果店就好了,应该很适合你。”你对我说。

后来你的结果是阴性,我们都松了口气。那张单子我一直都留着。

后来不经意翻到了,总会想起你来。

总会想起你来。

Advertisements

Love

你一定记得,我写在纸上的那句“Je t’amie”,也许不记得。夏日的晚风吹过我的耳边,在我的耳机里,放着歌,正好唱到……“So I heard you found somebody else, And at first, I thought it was a lie.”

But it wasn’t a lie. 夜幕下的远方,高速公路上的车灯照亮的公路,来来往往,像划过的火柴轨迹,只是黑夜里,只有黑色的天空而已,火柴照不亮不该照亮的天空。人的爱温暖不了衣柜里黑暗的角落,不管多想靠近那个角落。

远方的楼梯,粉笔灰在墙上写着不知道的电话号码,红色防坠的铁丝网,把下午的阳光切割成碎片,从此阳光再也照不到一起,留下斑驳的,灰色的阴影。楼下面是绿色的田地,我站在,阳光照不到的角落。

从此无人的夜里,我睡不着也醒不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