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人的时候

“你有什么压力可以和我讲,毕竟我们一起高潮过。”听歌曲唱到“Do you need more”时,我还在床上,一个人。电影《绝美之城》开场的派对,孤独的时候最喜欢看。“奶奶,你对衰老有什么感受?”“奇怪的问题,老了就是精力没有年轻的时候好了。”“喜欢年轻的时候还是老了的时候?”“当然是喜欢年轻的时候,谁不喜欢呢。”空气中都是尘埃,是不礼貌的提问,可是知道结果的时候,心里还是一阵刺痛。“还是要找个朋友。”最怕听到的话,像在胸口割了一刀。做爱反而很容易,可能是都有需求?我总觉得爱应该是无目的,深爱的人,反而不敢开口问一句“你还好吧?”把一切留在回忆里。我走过你家楼下的那个夏天。我穿的也是这件白色背心。去吃了一碗杂酱面,再上楼来找你,我们都无言,夏日的阳光穿进你的房间。你也很小心,怕我不喜欢。“我看了你一个晚上。”我听后很震惊,很想说“我爱你。”“我爱你,就当一天的情侣也好吧”,你对我说。“我爱你,老公。”“亲一个。”我当然是真心的,永远都是。

回去的出租车上,经过长江大桥的时候,世界真大,我以为机会有很多,但只想和你一起。眼泪不知觉留下来,司机在前面,我戴了墨镜,看着太阳,看了很久,曾经看新闻报道有人从长江跳下去,极恐怖的一幕。平时最喜欢去司门口看长江。“听说一起走过长江大桥的人,后来一定会分手。”当然是最荒谬的玩笑话,听后心里也不免一阵心酸,最怕想起你的时候,长江从心里流过去,是生命里最美又最痛的时候。岸边有个男子,下水游泳,似乎要横渡,水流遄疾,他游了很久只往东漂流了些距离,长江东流,他看了很触目。夕阳暗淡的暖光,是武汉最温柔的时候,他很心痛。

IMG_9232-4

Advertisements

My Happy Daydreams

春风吹过身边的时候,武汉下起了夜雨。

心里涌过一阵巨大的浪,还是熟悉的城市,武汉是一个施工现场,有位韩国朋友见到此景总是不停录像。

一路走来,独我一人,也许因为路边是农业大学的缘故,围栏里是作物。这是我的武汉吗,空城,路边有个抗议的牌匾,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。

宇带我去一个商场吃饭,有露台,走到露台的入口,红色到蓝色的灯带洒在身上,我以为到了香港太平山顶的the peak,哥曾带我去的那个香港。

the little patio,小小的露台,微凉的晚风。

nothing but conservative.

路上车来车往,轰——轰——

“武汉就是车来车往的声音,震撼人心,我反倒觉得心安。”

你微笑没有做声,武汉的夜雨停了,是最美的时候,生命中最美的时刻,我背着电脑和相机,走了那么久的路,我也不太累,我喜欢武汉这样,安静又震撼,拥挤又孤独。

我也和你一样,拥挤又孤独,却也不那么……孤独。在北京的时候,我听sentimental sunshine,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我好像梦见了你。

我是个被动的人。窗外的胡同外是刺痛的冬阳。

北国的冬天没有下雪,快五月了,武汉还像冬天一样,今年倒是这么冷。

一笑。

I’m okay with that.

IMG_8795

there has a quote says “always be yourself, express yourself, have faith in yourself.” I am not saying it is a chicken soup words, but it really works for me, sometimes I was so low, I just cannot out, the words matters.Yesterday, I was saw a video of UK parliment debate of the questions of the primer minister, the labour party’s leader Jeremy Corbyn said “the conservative made poorer even poorer.” with a powerful and haertily feeling, the May hit back with a even more powerful words ” the only way to get them out of the poverty is puting more money into thier pocket, not more tax, and we will never let it happen…” I was impressed.

I am not a politic addicted person, somtimes things like that remind me there have another way to deliver a fairer world….may it be.

曾经的夜

I was so sad to walk along with you. Because I was so eger to be with you.

我又去了那条街,曾陪你去检测身体。盛夏的午后,我让你擦了防晒霜。你去检测HIV,工作人员很淡然。疾控正在装修,走廊全白,地上堆着施工残渣,精致的废墟。

“别看着我,不然别人以为我们发生了……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那天很激动…

可能因为那个中年检测员用斜眼看着我们。

你倒是没有生气,反而安慰似的,对我微笑,似乎也无可奈何。

后来再想起,心里都很难过,算bitersweet。

流了很多汗。“不能检测”中年女性张口说,我陪你另去了一家医院。

路经一家水果店。“你如果开家水果店就好了,应该很适合你。”你对我说。

后来你的结果是阴性,我们都松了口气。那张单子我一直都留着。

后来不经意翻到了,总会想起你来。

总会想起你来。

Love

你一定记得,我写在纸上的那句“Je t’amie”,也许不记得。夏日的晚风吹过我的耳边,在我的耳机里,放着歌,正好唱到……“So I heard you found somebody else, And at first, I thought it was a lie.”

But it wasn’t a lie. 夜幕下的远方,高速公路上的车灯照亮的公路,来来往往,像划过的火柴轨迹,只是黑夜里,只有黑色的天空而已,火柴照不亮不该照亮的天空。人的爱温暖不了衣柜里黑暗的角落,不管多想靠近那个角落。

远方的楼梯,粉笔灰在墙上写着不知道的电话号码,红色防坠的铁丝网,把下午的阳光切割成碎片,从此阳光再也照不到一起,留下斑驳的,灰色的阴影。楼下面是绿色的田地,我站在,阳光照不到的角落。

从此无人的夜里,我睡不着也醒不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