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日的夜

by Tome Loulin

从理发店出来后,望着月光下的校园,深秋的晚夜,路上零星有些行人,湖边是寒雾,飘到夜路间。理发店的洗发师领着我进去,他微笑着,许久没有见陌生人对自己微笑过,好像偶尔抬头看到完满的月亮。洗头的时候,温水冲淋着我的头发,他的手好像也感到了些凉意,“哎。“他似乎自责道,又把水温调高了些。其实冷水我也可以洗,只是很久没感受过这样的温度,心中全是棱角分明的方块在碰撞着。“因为压力大了些,所以头……”我没往下说。“不会的。”他立刻回道。沉默中,自己好似冲刷在这暖潮里,正好流过水池的水也是温热的。

“不要把学习看的太紧了,压力太大了对身体不好。”他轻声说着。

“嗯,的确是这样的。”我回复道。

“以前在学校的时候,有感触,学习之余要多放松。你们现在有电脑,不一定玩游戏,偶尔看视频放松一下对身体也好。”他又说道。

温热的水流在发间流过,人闭上眼睛后就像在另一个世界,眼皮覆盖的视野,一切都是暗红色,黑色,他说话是协商似的口吻。也不是很特别的嘱咐,在那狭小的世界里,心中却好似有股暗潮涌过,自己很久不流眼泪了,但还是很知道这特别的滋味。

头发短些了,感受到的夜寒也深了些。薄雾的夜路间,一边是高大的树木,一边是栅栏外的车流,大部分时候都是我自己一人行走着。路灯下是模糊的影。从一条小路间走到回宿舍的大路边,寂静的树林间,暗绿色的草叶,有些像聊斋里的背景,自己好像不在现代,在古代。一人独自夜行,背一些行囊,无任何盘缠,黑暗中,也可能碰见别的什么来。古代的荒野间是所谓的江湖,好在自己只是匆匆过客,一切也不太沉重,那暗林间的石子路。

想起陶潜的田园诗歌,不知,夜深的山林间,是否也是这样,冷淡间的独特感受呢?也许是幽静中带些深沉的想象,古代诗人的避世情节倒是比较容易满足;独自徘徊的时候,前路好似就如前方那幽暗的树林一样,宁静中带着些自己的想象。我们也要快乐一些。

独自徘徊夜径边,远槐幽然明月天。沉寂的秋夜里,白色的夜光,正好是明月将圆的时候,夜深也不太暗淡。